“流光”周传雄,归来更少年

币游国际官方app

2021-05-24

  音乐人周传雄最新专辑《传世音乐中篇》主打曲《流光》近日上线,引发了歌迷的关注。

而他上一次成为焦点,是因为在一档综艺节目中的黯然离场——当时,本应是导师地位的周传雄登上了《天赐的声音》舞台做起了选手,却遭遇“一轮游”。

这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争议,甚至有人说这是华语乐坛的耻辱。   对于已经到了“知天命”的人生阶段的周传雄来说,这只是作为艺人的一次“被消费”而已。 经历了“四十不惑”再到今天的“知天命”,51岁的周传雄更懂得人生是怎么一回事,知道知足常乐、知道怎样去面对现在的自己,所以不管做什么事,都不必计较太多,开心就好。   “难寻少年时,总有少年来。

”这一句电视剧的台词,会让多少中年人慨叹唏嘘,年过五旬的周传雄却可以平常心看待,不恋过往,一往无前,保持好奇心,正是他当下的心态。

  “情歌教父”:江湖地位都是浮云  最新上线的《流光》是周传雄2021最新专辑《传世音乐中篇》第一成长主打曲,由周传雄作曲,用细水长流的旋律、温柔的嗓音去回忆过往,在流光掠影中感谢曾经的勇敢。   周传雄说,“这首歌对我来说是一首回忆过往的歌,是一种情感的宣泄”,想到的,可能是自己的初恋,可能是感情上的点点滴滴。   这首歌发布之后,得到了很多歌迷的回应和点赞:“谢谢你,永远是我的光芒”;“第一句一出来我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!这么多年声音没有一点变化!还是那么的空灵好听啊!”  一直以来周传雄都有着“情歌教父”的标签。 他的很多歌曲都有着很高的传唱度,甚至已成经典,比如电视剧《薰衣草》的主题曲《花香》,还有《黄昏》《出卖》《记事本》《寂寞沙洲冷》,以及近期热播的《山河令》插曲《山河行》。   但对于周传雄来说,标签是别人给的,他只管埋头创作。

他坦言其实除了情歌也在尝试各种音乐风格,无奈大家只注意到情歌的部分,“我想可能是既定印象,比方说有的人觉得你留胡子是很凶的,但其实你内心很温柔”。   “一轮游歌手”:保持做音乐的初心  今年年初,为了宣传新歌,本应是导师地位的周传雄登上了《天赐的声音》舞台做起了选手,最终不敌一众流量明星、说唱歌手而遭遇“一轮游”。 此事在当时引发了不小的争议,有人说这不只是周传雄的耻辱,也是华语乐坛的耻辱。

  周传雄却不以为然,在他看来,没有谁应该是谁的导师,而是彼此讨论,听到对音乐不同的理念。 站在台上和坐在台下没有辈分没有优劣,只有对音乐的热情。

  周传雄说,当初选择上这个节目,是为了让大家知道自己的消息、听听自己的新歌,并没有介意以何种身份亮相,导师也好,选手也罢,都不重要,只是希望在节目里可以好好地展现自己。

“我也是抱着一种学习的心态,对我的创作也会有帮助。

”  出道33年,周传雄见证了华语歌坛的盛况,也经历过此间的寂寥,但他没有对过往念念不忘。 在他看来,这个时代对音乐人反而更加包容,听歌的渠道更多;音乐人在创作上也更加自由,可以去做很多新的尝试,还可以得到及时的反馈。 “所以我的想法就是以不变应万变,还是保持着做音乐的初心,把音乐做好。

”  工读生:明白音乐要在雅俗间平衡  周传雄对音乐的喜爱和对旋律的敏感,或许是与生俱来的:小学二年级时,周传雄参加县城的几个音乐比赛,都拿到了冠军。 但是对于未来要从事音乐这件事情,家人完全不支持,周传雄只能把愿望偷偷埋藏在心底。   上高中之后,家庭发生了一些变故,周传雄成了工读生,要靠自己打工来赚学费,也有了自己规划人生的自由。

于是周传雄去学了钢琴等乐器,才有机会走上音乐这条路。   当时只有16岁的他,除了一边上课一边在台湾青年会上班之外,还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在外打工,尝试了很多不同的行业,比如做过装潢工人、搬运工、游泳教练等。

  这些经历,对他日后的音乐创作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 周传雄回忆,那时候还做过负责卸货的跟车小弟,跟着一位货车司机走南闯北,把货运到不同的地方。

每次他们开车在路上,司机都会播放一些很“土”的歌,但即便如此依然听得很开心。

“我那时候就知道,音乐是要做给别人听的,在雅跟俗之间要得到一个平衡点,所以我喜欢简单好听的东西。

”  “斜杠青年”:从唱片卖断货到转入幕后  1987年,周传雄参加“校际音乐创作大赛”。 那次,他特意请了一位造型师,打造了一个海盗装的造型:豹纹装搭配牛仔裤,裤子上还画有一些脸谱,摇滚味十足。

最后失败了,因为他唱的是一首抒情歌。 比赛虽然没有获得好成绩,却有三家唱片公司要签他,周传雄的音乐生涯就此展开。   1989年,周传雄以艺名“小刚”推出首支个人原创单曲《尘烟》。

作品一经推出便迅速走红,唱片卖到断货——甚至有传言,有一位老板找到唱片公司,说:现在谁可以给我100张小刚的唱片,我就把女儿嫁给他。 之后的《哈萨雅琪》《我的心太乱》《记事本》《黄昏》传唱至今,并且被翻唱不断,“小刚”的名号越来越响,直到今天歌迷依然习惯称其为“小刚老师”。

  但人不可能永远处在巅峰,1996年发表了《我的心太乱》专辑之后,周传雄遭遇了职业生涯的第一次挫折。

那是大环境使然:商业全球化、香港“四大天王”等因素,对台湾本土歌手的发展影响巨大。

唱片公司被收购,周传雄被迫解约。

《我的心太乱》虽然在内地火了,演唱者却并不知情,作为歌手的“小刚”真切体味了无用武之地的感受。

自此,周传雄转入幕后,如同当下所说的“斜杠青年”。

除了做制作人,他还做过音乐台的DJ,接触了更多不同语种的流行音乐。

  “新人周传雄”:告别“小刚”,追求做“扫地僧”  1998年,以络腮胡子蓬乱发形象示人的周传雄,宣布告别小刚,以“新人周传雄”再战歌坛。   告别“小刚”的日子里,并不都是坦途,作品曾频繁被退回,也有过专辑“叫好不叫座”的败绩。

好不容易熬到“叫好又叫座”了,却又因严重的胃溃疡而不得不淡出歌坛,甚至一度被传出去世的消息。

  幸运的是,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岁月反而给周传雄带来了反思和沉淀的时间。

“身体好了之后,就觉得自己更有能量了,更想把很多好的想法、音乐的感觉多跟大家分享。

”  前一段周传雄为电视剧《山河令》演唱了插曲《山河行》,剧中“难寻少年时,总有少年来”一句台词让他颇为触动。

“这个世界总有人正年轻,总有人热血澎湃,一直往前冲,我觉得是非常好的事情,让这个世界更丰富。 ”  将满52岁的周传雄,已到了“知天命”的人生阶段。

曾经,为了缓解所谓的中年危机,他买了很多琴——现在想来,只是觉得太疯狂;曾经,以为自己想要的人生就是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——现在想来,其实是要一个诗意的人生,“以做音乐为主,因为做音乐能够让我得到最大的快乐,不管是唱还是写。

”  金庸武侠小说《天龙八部》中有个人物——扫地僧,是一位在少林寺负责打扫藏经阁的无名老僧人,武功深不可测,并具有大智慧。

这位扫地僧,正是周传雄最佩服的人物。 未来,周传雄希望自己也能当一个平平无奇的扫地僧,“看起来不怎么样,但是其实深藏不露。

文/记者寿鹏寰 统筹/满羿刘江华。